美味

芹画小画:

事事如意的本质并不在永远有顺境,而是在意念上保有清明来加以转动,这正是“境由心造”。

与其追求外境的如意,不如开启智慧的光明来得有用了。


梦如烟:

摄影师武林:

《最爱的一棵树》

【教学日记】春季新西兰摄影创作团瓦纳卡站,我们早晚的守候,只为你安静的再现。瓦纳卡的这一棵树,是我在新西兰拍摄题材的最爱,不同的人,对一棵树有不同的解读,不同的选择,不同的诠释,见过了多次春秋两季的一棵树,我将把我的心得感受技巧明晚分享给大家。微博:摄影师武林,明晚不见不散。#新西兰摄影之旅#


大维:


呼伦贝尔的早秋


草原最美好的时光

大概就是早秋了

温暖的,悠扬的

绿色混着黄色

风吹在脸上柔柔的

没有扬起沙

悲伤与喜悦相杂

希望与回忆相见

林语堂说

在此一段时光里

青春的天真成了回忆

夏日茂盛的回音

在空气中还隐约可闻


图:大维   文:小V

拍摄地:内蒙古呼伦贝尔

拍摄时间:2016年9月初

大维微信公众号:david-xiaowenwei


RumYu.Saunato:

2012,夏,云南德钦雾浓顶。卡瓦格博矗立于此,山下的人们时代朝拜他,敬仰他,并将他称之为阿尼卡瓦格博。他也是一座神秘莫测的雪山,时而雨雾缭绕;时而金光万丈。他是云南之巅,他是卡瓦格博。

那年夏天,第一次进藏的我选择了沿着214国道(滇藏线)进入西藏。出发第二天,便来到了卡瓦格博脚下的德钦。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来到卡瓦格博脚下了,然而第一次终因缘分不到未能见到卡瓦格博真容,终成遗憾。这也是我再次选择214进藏的一个原因,想要了结这一遗憾。不料一路天晴,但是当翻越白马雪山垭口之后,却发现卡瓦格博依然躲在云里。那时的心态相比今日依然是很急躁的,一见山未露脸,便显得有些不安与烦躁。等待之后,云层渐渐变薄,阳光透过云层洒向大地。山脚下的村庄被阳光照亮,在云与巨大山体的衬托下显得精致而和谐。见到此景,心中烦躁散去大半,赶忙抓起相机,生怕错过了任何惊艳的光线。好景不长,不一会儿,远处的云又飘了过来,渐渐遮住了这个天窗。第二次的德钦之行,终未能如愿。但是,却得以见此奇景,也是一种机缘。

有些时候,我们努力付出,却往往得不到想要的回应,总是想着求而不得,也很容易令自己陷入纠结。人生十有八九不如意。与怨天尤人,自行填堵。倒不如随性一些;随缘一点,少些烦躁与不安,多点快乐与淡然。


RumYu.Saunato:

2014,夏,内蒙古。连续两天内蒙的,不会烦吧?哈哈。现在看这张图很美对吧?其实当时开这条路的时候差点把我开崩溃了。这里是内蒙古的S303,即省道303,这条路沿着内蒙与外蒙的国境线链接阿尔山与锡林郭勒盟。在高速通车之后,除了货运车辆,很少有人会选择走这条路了。

在从满洲里连续驱车狂奔一天到达阿尔山之后已是入夜。晚饭之后研究了地图,看似只有约莫400公里便能到达锡林郭勒,和朋友商量之后便决定出发,争取连夜赶到。由于在路上拍照耽误了些许时间,在驶入S303时已是凌晨时分。起初的路况到也算不得懒,驶出约莫一小时,遇到一对同是自驾的人,当我问他还有多远能开出这段公路时,他回答我说至少得要一夜。当时我并未太在意,心想按地图开应该再有两三小时就到了。不料路却越开越烂,开着开着连信号都没了。加之带着一条伤胎,得不断的避免路面的碎石与暗坑,着实累人。渐渐的天边泛起鱼肚白,路况也有了少许的好转,随着天空渐渐亮起,我才得以看清周围尽是一望无际的大草原。虽然路况恶劣,倒是如果不是深夜行车,配上此景倒也值得。渐渐的阳光从天际线上升起,弥漫在草原上的晨雾渐渐散去,剩下的犹如丝带一般缠绕于大地之上;在阳光的照耀下宛若金色的绸缎,让人如痴如醉。

生活中的惊喜总是不期而至,当我在望不到头的烂路上抹黑开着的时候我几乎崩溃,但是却怎么也没想到一夜的奔袭尽得以见如此美景。也许周遭黑暗无边,漫无希望。但是有可能下一秒,我们就将见证奇迹与惊喜。


RumYu.Saunato:

2014,夏,内蒙古。连续两天内蒙的,不会烦吧?哈哈。现在看这张图很美对吧?其实当时开这条路的时候差点把我开崩溃了。这里是内蒙古的S303,即省道303,这条路沿着内蒙与外蒙的国境线链接阿尔山与锡林郭勒盟。在高速通车之后,除了货运车辆,很少有人会选择走这条路了。

在从满洲里连续驱车狂奔一天到达阿尔山之后已是入夜。晚饭之后研究了地图,看似只有约莫400公里便能到达锡林郭勒,和朋友商量之后便决定出发,争取连夜赶到。由于在路上拍照耽误了些许时间,在驶入S303时已是凌晨时分。起初的路况到也算不得懒,驶出约莫一小时,遇到一对同是自驾的人,当我问他还有多远能开出这段公路时,他回答我说至少得要一夜。当时我并未太在意,心想按地图开应该再有两三小时就到了。不料路却越开越烂,开着开着连信号都没了。加之带着一条伤胎,得不断的避免路面的碎石与暗坑,着实累人。渐渐的天边泛起鱼肚白,路况也有了少许的好转,随着天空渐渐亮起,我才得以看清周围尽是一望无际的大草原。虽然路况恶劣,倒是如果不是深夜行车,配上此景倒也值得。渐渐的阳光从天际线上升起,弥漫在草原上的晨雾渐渐散去,剩下的犹如丝带一般缠绕于大地之上;在阳光的照耀下宛若金色的绸缎,让人如痴如醉。

生活中的惊喜总是不期而至,当我在望不到头的烂路上抹黑开着的时候我几乎崩溃,但是却怎么也没想到一夜的奔袭尽得以见如此美景。也许周遭黑暗无边,漫无希望。但是有可能下一秒,我们就将见证奇迹与惊喜。


RumYu.Saunato:

2015,夏,瑞士,采尔马特地区。由于去年身体上的一些小状况,导致相当一段时间内一上高海拔就身体不适,于是乎今年夏天决定以瑞士这个海拔相对较低的山地国家作为一个检验恢复成果的目的地,就目前情况看来,一切恢复良好,这也是让我很开心的一件事儿。这是离开采尔马特前最后几个小时,由于对于自己身体的恢复还不是很有底气,只好选择乘坐缆车来到了马特洪峰非登山者所能达到的最高区域。由于恰巧遇到今夏欧洲百年不遇的酷暑,位于山脚的采尔马特小镇早已是酷暑难耐,然而当到达山顶之时却只觉寒风阵阵。就在等待电梯去往顶部观景平台之时,我意外发现了这里的窗户正巧是一个圆形设计;且窗外正好有一座雪峰(想必这些我自觉恰好的发现设计者都是经过精心考虑的)

从这个视角看出去,给人一种由内而外窥视外部世界的既视感,圆形的窗户与窗外菱角分明的雪山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带给人一种强而有力的窥视感。好似我们的生活,很多东西看着很近,却总是也够不到。但是它却总是在那里,让我们总是不愿放弃。取舍是一门艺术,如何平衡也只能靠时间来慢慢教会我们